• 第一百一十一六章 帝后之情(1/4)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洛阳宫,太极殿。()

          空寂的大殿之中,司马炎一个人静坐其中。此时窗外月光皎洁,繁星满天。司马炎却半分观赏的心思已全无。他的手握紧松开握紧松开,周而复始。他的心中那漫天无边无际疯长的杂草愈演愈烈。清幽的月光洒在他的身上,为他镀上了一层银白的光晕,宁静淡然却又孤独寂寥。

          司马炎在心中反复告诫自己:“仅此一次,仅此一次。日后再不会如此了。”他是帝王,而不是一个普通的男人。

          好似下定了决心一般,司马炎站起身子,虚掸了一下身上并不存在的灰尘,同时也掸去了一身的孤独寂寥,只余下宁静淡然,他依然是个宽和的君主。

          脸上的表情可以伪装出来,可是一个人真实的心意也是可以伪装么?司马炎以为他可以做到,他是帝王,他不是普通的男人。可是,之于情字,天下苍生皆平等。

          司马炎故作轻松的朝窗边走去,望着皎皎的明月,他的心思飘得有些远了。

          记得也是在这样一个夜晚,他不过还是一个半大的孩子,心已经比成年人还要深得可怕!他有自己的图谋。他犹记得,那一日,他跑去找了爷爷的亲信十翁,算准了十翁的性子,将自己的图谋毫无保留的说了出来。他果然成功的吼住了这个衷心的老头子。

          还记得那天说得最后一句话是:“杨骏是自己人,可以为我所用,他有一侄女,名曰杨艳,此时正在城阳。我认为可用。”

          第一次见到她,也是在一个月光皎皎的夜晚,那一日,是他们的大婚之夜,他故意装作喝得伶仃大醉的样子回到了新房,一把扯下喜帕,想要给新娘一个难堪,可是在他掀开帕子的那一瞬间,他便打消了这个念头,喜帕之下是一张安静而忐忑的脸,那双眼睛在惴惴不安的看着他,这让他想起了小时候养过的一只鸟儿,脆弱敏感,总是以一种惶恐的眼睛在看着周围的人。心就这样莫名的一软,没有难为她,跌倒在床上假意睡了去。

          此后每一个月光皎皎的夜晚,他总是寻着各种理由不回房睡觉,她于他而言,不过是一步棋,会有哪个傻瓜会和自己的棋子睡在一起?不知这样的日子过了多久,犹记得那一天,他被父亲打压了力量,心中气恼的紧,真的喝了个伶仃大醉,醉酒后无意中来到了她的房间,好一通耍酒疯,砸了东西,吐得满身,她安安静静的看着,此时眼中反倒没有了惶恐与不安,多了沉着与冷静。呵,他倒是小瞧了这个女人了!半睡半醒间,他感觉到到她在温柔的帮他换衣服,擦拭身子,甚至嘴对嘴的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