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 3 部分阅读(1/12)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间屋里去夹道墙。并且要他今夜不论干到啥时候都要干完,给他开两天的工资,另外发五元夜班费。老古嘿嘿笑着干起来,不料这位科长要他脱了衬衣,老古犹豫了。因为在任何时候都要将衬衣扎在腰里,这是多年来冬青给他养成的习惯,况且眼下天不热。可是科长不容分说并且非常焦急地给他扒了衬衣,他也就只好穿着背心干起来。关键是他干着干着,忽然发现衬衣没了,这就奇怪了,他想着想着,心里不由动,眯起了眼睛。有时候老古是很有点特异功能的,当他提着瓦刀大步闯进家时,果然,那个科长穿着他的衬衣,正被冬青拖出了被窝,跪在衣被凌乱的地下,抱着冬青的脚哀求:“求求你依我次吧!我想死你了!我给老古开两天的工资,发五元夜班费。”

          老古举起瓦刀就向他的头砍去,冬青扑上来抱住了他的胳膊:“老古,打他的腿。”

          就这样触类旁通,老古忽啦啦明白了那些个奇奇怪怪的事,爬到屋后的棵老树上,往他屋的窗口上看,看到了他和冬青睡觉的床。他顿时火冒三丈,脚下登跳下了树,拿来大镐刨开了树,边刨边骂:奶奶的,让你们看!让你们看!

          没想到有那么些人来阻止他:老古,老古,要爱护树木,做个文明公民。

          老古,老古,刨树犯法,要坐牢的。

          呸!老古吐口唾沫继续刨。

          他们看老古不害怕,就开始感化他:老古,老古,这棵树百年了,是文物哩1

          老古,那些人,树也是条命,你看它都痛得流泪了。

          呸!看人家睡觉哩。老古抬起头瞪那些人眼,那些人都低下头跑了。

          几天后有人约老古喝酒,老古不知是鸿门宴,被那伙人这个敬杯,那个亲杯,很快就醉了。这时个猴脸儿搔着头皮说:“老古,混得比我们都强了,吃着锅里的挖着锅外的,在领导眼里红得发紫,这真是奇了怪了。”

          “当然!”老古果然有些傲了,顺着杆子往上爬:“你们也要好好干嘛。”

          那些人都面面相视,气得咬牙切齿。猴脸儿跳了起来:“好好干个屁,是你那球儿长,把干部大姐那老日恣了吧。”

          老古动。

          “是啊,”这时人才按计划开始下药:“老古,今天你当着我们说清楚,那个疯女人是个大闺女吗?听说她也让别人日过,还是很多人哩。”

          老古似被棍砸低了头。人才便龇牙笑:“老古,冬青日起来可真有味儿,是吗?没听说日她时那帮人都抢破了头?”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