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结尾(1/17)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第九章

          被强制带回房里的乔敏真是坐立难安,难过极了,几次打开房门打算偷溜出去,但是狡猾的银狼竟然派了人手在外头看守,害她寸步难行。

          这跟软禁又有什么不同?

          她愈想愈着急,却又想不出半点法子,只能在房里踱着步、叹着气,连房门口也踏不出半步。

          眼看一天过去了,翟扬已不知上哪去了,她心乱如麻,只剩一股想哭的冲动!

          但是她却不能哭,以往她在里是从不哭的,怎么可以才出门,就变成一个泪人儿呢?

          她必须坚强,况且办法是人想出来的,她连戒备森严的王都溜得出来,还怕这小小的威正府吗?

          有了信心之后,她才渐渐平静下来,开始思虑着逃走的计画。

          在这儿待了段日子,她对威正府的地理环境也略有概念,从这儿再往东走便是府邸侧门处,那里出入的人较少,如果从那溜走应该会容易些。

          想着,她突然大叫了一声,哎哟!

          不一会儿工夫,守门的两名手下立刻冲进来,急促地问,公主,您怎么了?发生什么事吗?

          我肚子好痛哦,好痛、好痛……求你们帮我请大夫来好吗?她蹲在地上,硬是挤出眼泪。

          两名手下见状,可都吓坏了。公主是千金之躯,倘若在他们看守的情况下出了事,那还得了!

          好,我造就去请大夫!公主,您得忍忍啊!其中一人连忙转向伙伴说:好好守着,我去去就来。

          一会儿工夫,屋里只剩下她和另一名手下。乔敏心想,只要再摆平这个人,她要出去就易如反掌了。

          于是她抬起头,布着泪水的小脸直对住他,哭哭啼啼道:我真的好疼,可能等不及大夫来了,你……你能不能帮我从那柜子里找一瓶药酒,我想自己先敷着止疼。

          哦,好的,我现在就去拿。

          他急忙走向木柜,打开翻找着乔敏所说的药酒,却不知乔敏此时已高举木凳,慢慢朝他走了过来。

          居然敢监视本公主!去死吧!她大声一喝,用木凳往那人的后颈重击下去,本来不及查看他的状况便转身就跑,临去前她只听见那人痛呼了声,其它的她已完全顾不得了!

          一溜出威正府侧门,她即拚命直奔,只知跑愈远愈好,她再也不要被抓回去了。

          可是当威正府离她愈来愈远,她也渐渐发现自己路痴的老毛病又犯了!别说是身在何处,就连东南西北的方向都搞不清,更遑论要找到翟扬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