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05章 忘情喊着我爱你(1/3)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晕,他居然他居然嘴对嘴地喂我喝水。一阵过电般的舒爽,我身体中的敏感因子又突突地跳动起来。

          不仅何安东是个矛盾休,被吻出情,的我也是个不折不扣的矛盾体。身体中不时幻出与何安东同游巫山的快意,被施了盅毒的花地也泛滥成灾,当我的手由何安东结实的胸膛难以自控地滑向那个令我向往的地方时,何安东摹地一哼,蝙情的嘴一路下滑

          别……意识尚存之际,我想起了程杰。握着擎天柱的手也下意识地缩了回来。安,安东,你不是要工作吗。

          我可以留到明天

          炽热的唇在雪峰之巅来回游走,一会儿偃意地吮着:一会儿轻轻地舔纸着,如此一来,我又晕了。

          可是你明天要去海南心里一阵钝痛,我居然十分在意他去海南这件事。

          只要你一句话,我可以放弃!

          疯了!何安东是真的疯了。我没忘了自已是程杰的女人,也不敢给他一句话,只是,他那只带电的嘴突然趟过平原直达花地时,撩人的盅毒在我的身体中瞬间扩散。

          升天了!真的升天了!在比若天箍的呐喊中,何安东像中了邪似地疯狂地扒着身上的衣物

          扑通!茶几上的杯子被何安东脱下的睡服横扫在地板上,我狠狠地打了个冷颤,从梦幻中的天堂一下子跌进了现实的地狱中。

          我是程杰的女人!夜猫子的悲鸣又入耳际。我像中了邪似地把自已包裹在被何安东根乱了的睡服中,瑟瑟地烬缩在沙发上。

          何安东则拾地碎成两群的杯子,脸上一片惶然。

          如果没有意外,我和他会顺理成章地同游巫山,而今,情怡杯碎了一只,我也被夜猫子的悲鸣唤醒了意识。

          尘归尘,土归土,我与何安东注定是没有缘分的两个人。

          夜,深了。浙浙沥沥的小雨非但没有停下的意思,反而越下越急。

          何安东在电脑前已经坐了近两个小时,我也在貌似平静的状态中慢慢恢复了理性。如果不出状况,我们或许会保持着这个状态直到天明。天意弄人,即使我没有勾引何安东的想法,可是,我那糟透了的身体又给我出了一个大大的难题。

          我居然又解不出小解。就算我竭力不想那此事儿,就算我让水笼头一个劲地流倘着,但是,在越来越憋痛的折磨中,我又到了崩溃的边缘。

          第三次!我第三次进了卫生间,就算何安东没问过我,从他不解的眼神中,我也看出了他心里的疑虑。

          ↑返回顶部↑

          目录